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五指山第一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五指山第一网 城市关注 查看内容

海南五指山“一房两证”之争真相大白

2017-1-4 21:01| 发布者: 五指山第一网| 查看: 40| 评论: 0|来自: 国际旅游岛商报

摘要: 2016年12月28日,海南省五指山市人民法院对涉及海南省通什度假村的两套争议房均有房产证引发的合法性审查的两个行政案件分别作出了裁判,在“王某和起诉案”中裁定准许王某和撤回请求撤销金手指公司所持房产证的起诉 ...


2016年12月28日,海南省五指山市人民法院对涉及海南省通什度假村的两套争议房均有房产证引发的合法性审查的两个行政案件分别作出了裁判,在“王某和起诉案”中裁定准许王某和撤回请求撤销金手指公司所持房产证的起诉,在“金手指公司起诉案”中判决撤销了被告五指山市房管局为王某和颁发的房产证。与此同时,五指山法院通过对王某和执行信访材料的审查,撤销了其据以取得争议房屋房产证的执行裁定,至此,“一房两证之争”真相大白。

争议房产证办证时间相隔八年之久

据悉,该争议的两套房屋原属海南通什度假村。该度假村因欠债成为不同案件的被执行人,其名下财产经司法评估拍卖而用于抵债。五指山金手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指山金手指公司)和王某和各通过不同的拍卖、买卖方式而分别持有争议房屋的房产证。五指山金手指公司名下的房产证(以下简称“金手指证”)办证时间是2007年10月23日。“金手指证”源于2006年2月16日,海南金手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竞买取得包括两套争议房产在内的原海南中院(现海南一中院)裁定抵债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海口办事处的全部资产。海南金手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再将该房产转给其下属的子公司即五指山金手指公司。王某和名下房产证办证时间是2016年2月26日(以下简称“王某和证”)。

“王某和证”系转让自某银行银行清算组(以下简称某银行清算组),该组于2015年1月26日得到五指山市房管局向其颁发的两争议房产的房产证。而王某和于2015年12月23日与某银行清算组签订两份房屋买卖合同受让上述房产,并非通过拍卖。虽然王某和于2010年2月12日,曾竞买成功某银行清算组委托拍卖的五指山市牙蓄路房屋,但并不包括此争议的两套房产。“金手指证”注明房屋座落于五指山市度假第一村内与“王某和证”注明房屋座落于五指山市太平度假村内实为同一地址,即是原通什度假村,现五指山市南国夏宫内。

双方分别起诉请求撤销对方的房产证

同一房产已在金手指公司名下且其已正在使用涉案房产的情况下,为何时隔8年多之久,王某和也取得房产证呢?为此,王某和向五指山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前证即“金手指证”。五指山金手指公司则认为自己早在8年前已依生效的裁定办证在先,依法有据,也起诉请求确认五指山市房管局于2015年1月26日给某银行清算组办理房产证的行为违法及撤销后证即“王某和证”。

两证办证来源不同,分别源于拍卖买卖等程序

与两证权利争议有关联的是某银行清算组。某银行清算组是“金手指证”所涉两争议房屋的抵押权人,2002年4月4日,原海南中院在海南日报上刊登公告;拟对依法查封海南省通什度假村全部资产(包括动产和不动产),评估、拍卖抵债,对此有异议的,在公告的10日内提出异议。没有权利人对该两套争议房产提出过异议。五指山房管局在给金手指公司办证前,曾于2006年6月12日在《海南日报》上发布公告“根据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2002)海南执字第1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执行事项,除海南省通什度假村贵宾楼(房产证6-20600号、6-20601号)和办公楼(房产证20309号)以外,其余的房产办理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海口办事处。对以上产权有异议的,务必在公告之日起15日内到我登记机关提出异议。否则,我登记机关将按有关规定给予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但没有人提出过异议。

之后,经过信达资产海口办事处向五指山市房产局出具了办理房产过户证明,请其为海南金手指公司办理确权和海南金手指公司向五指山市房产局要求将五指山度假村全部房产以其全资子公司五指山金手指公司为权利人进行产权确认登记及五指山金手指公司向五指山市房产局提交了房屋产权登记申请表等程序,争议房产的房产证办到了五指山金手指公司名下。

“王某和证”所涉及的两争议房屋,某银行清算组是出卖人。在以某银行清算组为申请执行人的五指山法院的执行案件中,评估、拍卖仅为牙蓄路的两套房产(评估、拍卖的面积注明2421.36平方米),争议的两套房屋并未列入。2010年4月6日,某银行清算组以抵债房产不足2421.36平方米为由,向五指山市法院提出,将遗漏两房,即争议的两房产证予以补正。五指山市法院在未查明事实的情况下,于2010年5月27日,作出(2003)五法执字第19-3号民事裁定,将包括争议的两套房在内的房屋(建筑面积2421.36平方米)抵偿给某银行清算组,并于2010年7月12日向五指山市房管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房产局将牙蓄路的两套房及争议的两套房过户到申请人某银行清算组名下。之后,又在房产局没有将上述房产过户给某银行清算组前,及时发现两争议房产地理位置并非在牙畜路,而且已由原海南中院对该房产进行了查封处置。遂于2010年8月18日,再次向五指山市房管局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只将牙蓄路的两套房过户到某银行清算组名下,而两套争议房待查明情况后再行通知。五指山市房管局在收到该协助执行通知书的当时,没有将争议房过户到某银行清算组名下,事隔近五年后直到2015年1月26日,其向某银行清算组颁发争议的两套房的房产证。某银行清算组再将此两套争议房卖给王某和。至此,引发了“一房两证”的争议。

法院审理后撤销一房产证,审查后撤销一裁定

纠纷发生后,基于当事人的起诉,五指山市法院对五指山市房管局行政办证行为的合法性进行了审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该院认为,行政机关在执行法院法律文书或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都应当在法律文书或协助执行通知书的范围内执行,如与协执范围不一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他人损害,即便是按照法律文书或协助执行通知书执行的行政行为亦不能认定为合法的规定,及五指山市房管局为第三人某银行清算组办理过户登记与该院于2010年8月18日要求其协助执行的执行范围不一致,且该局早在2007年10月23日已经为金手指公司就涉案房产颁发了房权证的事实,确认五指山房产局为第三人某银行清算组颁发房产证的行为违法。并基于该局的前述违法行为,认定该局为王某和颁发房权证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遂依法撤销了“王某和证”。五指山法院对当年该院的执行行为进行了重新审查,认为因该院于2010年作出的(2003)五法执字第19-3号执行裁定及向五指山市房管局下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是在未能查明2007年“金手指证”已合法办理的情况下发出的,遂已撤销该执行裁定。王某和因与某银行清算组买卖合同不能履行而遭受的损失可以通过诉讼或其他途径另行解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